一初中的时候,游戏一度是我的精神鸦片。据我爸说,我打游戏的时候,眼里冒火,神若痴呆。坐到亮晶晶的屏幕前面,游戏世界的巨浪翻涌而来,我瞬间被卷入了另一个世界,忘掉所有的焦虑与烦恼,连自己叫什么也不甚记得了。最烦的事是我妈来叫吃饭,人为什么要做吃饭这么浪费时间的事情?有一次我从中午玩到凌晨三点半,熬到自五脏六腑都绞痛,眼睛干的只能睁开一只看屏幕,还是恋恋不舍地又撑了一个小时。小时候学成语“废寝忘食、不
Tsuki月兔冒险我们理想的月兔生活,每天钓钓鱼,看看星星,种种胡萝卜。远离城市,远离工作的压力,远离生活的负担。这是一款,休闲类游戏。游戏开发者的理念是:远离城市,去到农场,开始重视简单的事情。月兔就好像是普遍在城市生活的人的写照,一个人生活在大城市,面对工作的压力,回家的孤独,来来往往嘈杂又繁忙的街道。内心是疲惫又无助的。但是正所谓是游戏,月兔就非常辛运,去世的月兔爷爷为月兔在蘑菇村留下了家族
        Hello,你好啊。我是小布。        25岁。女性。射手座。        我不是主机玩家,也几乎从不玩手游。偶尔玩过的几个PC游戏也大
小说目录第八十七话 终有幸拜得恩师存愧心痴迷铸剑 “就你这小身板,还参军?你以为秦国武士是你这样的草包就能当的吗!”士兵笑道,“拉过去修城墙吧!”太一没能成为强者,只是成为了强者们的垫脚石。前来修筑城墙的人们大多都是被秦军强征过来的壮丁,在这里食不果腹地日夜劳动。太一听他们说,就算是这里的城墙修完了,还有皇宫,还有要塞和运河等着他们去修。谁让他们是下等贱民呢,只有为统治者所奴役
在丹麦欧登塞举办的EPLS8总决赛上,第三轮小组赛采用BO3的比赛机制,经过一番厮杀后,Mouz、NaVi、牛仔、A队、Liquid和Mibr进入了淘汰赛。HellRaisers1:2G2图一来到了Dust2,作为T方的HR伴随着Hobbit的到来与woxic组成强力火线,一番激战后,上半场HR以10:5取得优势,下半场的shox继续延续了昨天的手感,Kennys在eco局也完成了5杀,两大主力的
“两年前因为竞选学生会会长的事情你忘了?”对方大概捂着鼻子,却依旧无法阻挡她八卦的心,“什么?什么?我都没听说过。”“传言说萧雨杭为了顺利当上学生会会长,找人把时风锁在学生会的杂物室里错过了比赛。”“啊?还有这事啊?”另外一边又压低了声音道:“我还听说,有个女生为此把萧雨杭得罪了杯直接开除了。”“那体育部部长又是什么情况?”那边忽然就噤声了。陈晨橙抵在门背上,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秘密,萧会长真的如他们
EPLS8总决赛中国战队VG在首轮负于Astralis后,在败者组中碰上了牛仔Renegades,两队的败者将成为第一支告别舞台的队伍,地图BP情况如下:首张地图VG先选出inferno,先做进攻方的他们默认占二楼后封小坑烟拱门夹B,Freeman的三杀突破帮助VG轻松拿下手枪局,第二回合Renegades强起不成后VG顺利取得3-0开局。第一个长枪局VG中路瞬闪直接强上,但Renegades第二
一我曾有七个游戏账号,总计进行了8738局游戏,按照每局15分钟换算,游戏时长为131070分钟,也就是2184.5个小时。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朝九晚五一天八个小时的话,要玩273天,正好九个月。如果再去掉寒暑假,一年刚刚好。而我从大一上学期末接触游戏到现在大四上学期,也正好三年。这意味着我大学的三分之一都交给了这个游戏,而玩其他游戏和看剧看电影,尤其是看网络小说的时间加起来,总和肯定也要超过玩王者
公子往北走了,再不回头。王子往南走了,微微点头。流水潺潺,终究一别。缘起缘灭,紫竹林虽已不在,但你们在就好。再多情绪,无谓无憾,终有人懂.沧海说我太多愁善感了,可却能准确无误写出大家感受……在合服后的第一天,人潮汹涌,通货膨胀的情况下,所有交易价格都变得如此廉价。反之,一样的道理……可能太爱耍帅,所以号一向不白。好不容易白了一次,却遇到通货膨胀,不值钱了。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问了几个土豪,都说只
和你一起终身成长,这里是曼巴笔记!如果现在依然在玩撸啊撸(英雄联盟),或者和我一样,偶尔会关注一下游戏动态,可能你也会产生这种感觉——这款游戏“不好玩”咯。但是,这里是加双引号的,我的意思并非抱怨游戏不好玩,而是指这个游戏不容易玩。前天,心血来潮,想看看现在的撸啊撸变得如何,因为今年有个比较振奋人心的消息,就是IG夺冠。试着搜索之前比较喜欢的主播,发现刚好在直播。点开看了一会儿,才发现现在的撸啊撸
说完,陈晨橙这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耳根紧跟着就发红了,她尴尬的把脸扭到一边,觉得自己花痴得有点丢脸。时风看出了她的尴尬,心里却是很开心的,两人相处了这么久,自己或许已经开始渐渐地走近了她的内心,至少不再是无穷的抵抗。“我一直都这么帅好么。”为了避免她的尴尬,时风一改以前的腹黑。陈晨橙一句简简单单地夸奖,让他平静的内心如投下石子激起无穷的涟漪,差点就为自己的坚持痛哭了。还好,感谢自己的不放弃。陈晨橙
说那战火燃起在艾欧尼亚大陆之前,众多的庙宇村落都还是一片祥和的景象。其中便有“无极”村落,此村落位于中部省份巴鲁鄂,美丽无比,其中更有无极剑派代代相传,却不为人所知。村落里最讨喜的年轻人叫易,父母都是铸剑师,自幼开始学习剑舞之道。天赋异禀又有侠客之风,年纪轻轻便投入无极派大师的门下,端的是前途无量。且说这日易正遵循师傅旨意打扫藏经阁,扫到塔顶楼的时候瞥见山下万千村落,不知有多少未曾见过的奇异景象,
话说佐佐木小次郎 看门大爷不知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还咂摸着嘴:“……唔,唔唔唔。本以为你们又在聊什么不可思议的话,原来是在谈五轮之书啊。”“但是啊,若想寻找能解读这本书的专家,未免有些困难吧?”“!!”玛修被这位突然出现在旁边的英灵吓了一跳,一旁的藤丸看着这位背着晾衣杆的阿萨辛不禁想着:这就是说曹操曹操到吗!对哦,一提起武藏——自然就会想到小次郎了吧!小次郎看到似乎想到了什么的藤丸,赶忙
2018年的10月的某一天,我的空间里所有人都刷着我们的青春结束了,那一天最有希望夺冠的rng止步八强了,可是我们的青春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还记得刚刚入坑的那一年,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小姑娘,被一群小伙伴忽悠着来到网吧创了一个号,还记得那一年我还没成年,这个游戏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那时候地下城,cf,qq飞车还是人们喜爱的游戏。在我打了三四局人机后,就去打了匹配,从此就入了这个坑。我还记得当时我玩的周
怀念我们的青春啊,我在战队的日子(1)一个坏消息靚湯讲游戏10小时前·发电公司职工游戏领域创作者2004年冬天的一个早晨,打开手机一看,已经9点了。快速起床,冷水抹了一把脸,没有管我那凌乱的发型也没有刷牙,打开门准备走。“去哪?”室友阿泽叫住我。“网吧。”我没有回头。“你知道吗?学校听说要将40个学时没有上课的学生留级,超过60学时的要清退出学校。”“啊!我有点晕。”我一头雾水,以前也听人说过,没
欢迎大家收看史上经典游戏大赏第二期,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经典的FPS游戏系列——《使命召唤》系列。FPS(First-personshootergame),在此处专门指第一人称射击游戏。FPS是所有类型游戏里真实度最高的,因为是以人类正常的视角来呈现游戏画面,故而会产生很高的代入感。我们不妨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的实际生活就是一场游戏,你的视角里永远的主角都是自己的两只手。而同样,在FPS中,我们视野中
陈晨橙并没有发觉萧雨杭的情绪变化,转头朝着服务员说,“两杯橙汁。”取了号码牌后就娴熟的带着萧雨杭上了二楼。陈晨橙伸着头朝萧雨杭的手机屏幕看,好奇的问,“学长,你的游戏名叫什么啊?”结果对方一脸懵逼的问她,“游戏名不是填自己的名字?”陈晨橙:……她很怀疑,萧雨杭到底有没有玩过游戏?萧雨杭跳过了教学模式,直接和陈晨橙开了一把匹配。陈晨橙盯着屏幕里萧雨杭的名字,无奈的闭了闭眼。会长大人不苟言笑的样子立即
两年前,游戏里认识了一个小伙子他是个农村出来打工的说话很直,是个逗比虽然一开始我觉得他有点太直但是我还是喜欢他了,偷偷喜欢那种一开始我也是藏着的因为性格合得来,经常一起玩后来,游戏里我们结了情缘,也就是cp关系。没事干的时候,我们就在游戏里聊天天南地北,说不完的话题,无话不谈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候,他一直都在鼓励我积极生活在我高兴的时候,第一个想到要分享的也是他一开始,游戏里很多人慢慢滴,游戏里的人
一才过了一年,他就成了整个年级的名人,不是因学习,而是玩游戏。魔兽争霸作为一款7年前的即时战略游戏,常规的SOLO已无法满足玩家的心,也是那时候,台湾的一个名为LOVEMOON的人仿照国外风靡的DOTA玩法,依托魔兽争霸引擎创作了一张地图,名为“魔兽争霸真三国无双”。地图一经推出,他就深深沉迷了进去,虽然那时我对魔兽争霸这款游戏也有所耳闻,但我的思想还是习惯于传统的SOLO模式,以至于我对他的热衷
这是上地十三少的第23篇原创文章本着不懂就问的良好习惯,我今天就给大家来强行解释一下“周目”这个我也不太懂的概念。按照某度百科的介绍,周目这个词来自于一句日语(我就不发出来了,反正发出来了你们也不认识)所谓周目呢,简单理解就是你玩一款游戏通关的次数。那么,从无存档的初始状态开始玩一款游戏,就叫一周目。一般一周目完成的同时会自动弹出游戏制作人的staff列表。一周目通关完成后接续上次记录继续从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