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的内疚,是孩子获取责任心的重要方式

社会 14 2018-10-12 17:19
“健康”的内疚,是孩子获取责任心的重要方式-微网络

人格障碍群体内疚感很低,甚至没内疚感,像严重反社会型人格,他们绝不会因为损害公物而内疚,甚至杀了人也不觉得内疚,而是应该的,所以,你如还有内疚,说明你是相对健康的人。

心理学家霍夫曼曾给内疚下过一个定义:“内疚是个体危害了别人的行为,或违反了个人的道德准则,而产生良心上反省,对行为负有责任的一种负性体验。”

请注意,这个定义有几个重点:

第一, 危害别人,就是自己的行为想法等损害了别人的行为或想法,这个念头是“自己认为”的,也许事实上别人并未觉得如此。

第二,违反自己的准则,这是个人独有的,也就是我们平常说的良心,“良心”和道德相关,而道德一般来自社会文化和家庭文化,其中父母的教养方式是道德感最早、最重要的来源。

第三,负责任,这一点特别关键,健康的内疚感引发的往往是个体要去承担责任,这是积极的。

孩子大概在3岁左右便有了自主感,随即而来的就是内疚感,因为孩子和任何外界互动并不总是一致,比如孩子不小心踩到了猫咪,猫疼的跳起来尖叫,孩子会觉得难过和害怕,导致孩子孩子难过的就是内疚感。

接下来的情绪往往是自责,“我怎么那么不小心,真不应该”,再接下来就是承担责任,“以后我一定注意,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这个小例子就是内疚感正常的产生和结束过程,可想而知,当外在对象不是一只猫,而是自己的爸爸妈妈,内疚感会更强烈。

说到这里,和内疚相似的另一种情感------“羞耻”就不得不提一下。

在我儿童游戏心理治疗中经常会发现这两种情感:

有个5岁女孩不小心把一个瓷娃娃摔碎了,她看着地上的碎片小声对我说:“老师,怎么办呢”,接着自己又回答了这个问题:“要不我让妈妈重新买一个吧?”

我知道可爱的女孩感受到了什么,我说:“你看起来很难过呀,不过没关系的,我还有一个呢,我们继续玩吧”。

女孩摔碎瓷娃娃后感受到了很强的内疚感,她知道自己做错事情了,并想办法进行弥补。

还有次,一个9岁男孩在和我玩“找东西”的游戏,我背对着他听到了某种东西摔碎的声音,我猜可能他打碎了一支玻璃棒,我并没回头,还是继续数到30,转过身去找他藏起来的玩具狗。

男孩神情明显变了,很慌张又故作镇定,勉强挤出笑容,在我寻找玩具狗过程中,他一直怯怯站在角落里不知所措,过了会儿,他见我没发现“他闯的祸”,才跑过来继续游戏,但从那之后就不敢看我的眼神了,我也已经发现那只被打碎的玻璃棒被他用一张彩纸盖住了。

接下来我藏东西时故意发现了他的“赃物”,于是我的工作重心变成了如何处理男孩的情绪上,这些情绪中有个最重要的便是“羞耻”,男孩认为自己糟透了,他并不想让我看到糟糕的自己,于是选择了掩饰和撒谎。

如果我装作不知道或者严厉指责,就会加重男孩的羞愧感,当然我并没有如此,而是临时转移了工作重点,用了2次咨询时间帮助他消化了羞耻感。

 “内疚”和“羞耻”最大的区别:前者对事,后者对人,前者会弥补过失、承担责任,后者掩饰过失,逃避责任。

内疚是“我只是这件事做错了”,羞耻是“我什么都做不好”。比较而言,内疚是有力量的、勇敢的,羞耻是无力的、自卑的。

健康的和不健康的内疚

这个区分很重要,因为健康的内疚是一种动力,对孩子来说是获得责任感的重要方式。

健康的内疚首先是要有整合能力,能辩证的看待自己和他人,知道人是可以同时具有优点和缺点的。

可惜很多孩子失去了这个能力,会把自己和他人的错误夸大,也会把错误掩盖,看不到自己的优点。

比如某次考试失利,有的孩子会隐瞒成绩、过度自责,认为自己很蠢很笨很没用,也不再相信能做好其他事情,还会把和同学的矛盾归罪自己,会觉得对不起父母,经常郁郁寡欢,从而陷入再一次失败中,久而久之开始厌学,甚至抑郁。

这就是很典型的不健康的内疚感,孩子并不能够整合自己和“考试”之间的关系,也不接受自己其他的优点,还会泛化,认为自己“做什么都不行”。

健康的内疚是会激发出某种力量感,孩子知道这只不过是一次失利而已,还会反思考不好的具体原因,并不会过度责怪自己,而是积极寻找办法,争取下一次有所进步。

其次,健康的内疚是敢于面对错误或失误。

直面错误是有风险的,可能会被惩罚、被责怪,所以面对就更重要了,因为面对的不仅仅是错误,而是自己的情绪,是自己的内疚感。

只要敢于面对,就已经准备好了承担后果和相应的惩罚,健康的内疚是孩子承担责任最好的老师。

遗憾的是,家长总是指责更多些,或者一句草草的“没事”,并不重视孩子此刻的内疚感,对其漠视甚至羞辱,不但让孩子内疚变得不健康,还容易变为“羞耻感”。

第三点,健康的内疚是有具体目标的。

这种目标就是:“下次,我一定要……”。

这是建设性的想法,同时这个目标是指向这件事情,并不会“伤及无辜”,那个小女孩只想补偿我一个瓷娃娃,而不是想给我免费“打工”或者我吃饭什么的,更不会认为自己是“万恶之源”。

像女孩这样的目标就是建设性的,也是健康内疚的标志,类似这样的都是:

下次我一定考好、我会吸取教训的、我不会欺负妹妹了、这周不会再迟到、一会儿我要主动回答问题、今天我要和小明和好、下次我也要自己洗衣服……

这些目标都是具体的,都带有补偿性,也都是正在承担责任。

现实中大部分孩子都是不太健康的内疚模式即知道是自己的责任但是又没有信心下次可以做好,甚至还会愤怒。

比如孩子玩手机,家长很苦恼。想让他们想玩就玩,玩够了他们就不会玩了。但又担心孩子并没有这么强的自控能力,这权怎么也放不下。

而当孩子玩手机成绩下降时候,一方面孩子确实知道这是自己的责任,过度玩手机导致成绩下降,但另一方面,他们并没有信心下一次可以做好,甚至有时还伴有愤怒:“说好了把这个玩手机的权力给我,但是你没做到,这都是你的错。”而这时家长又会说:“如果你把作业做完再玩,我又怎么会管你!”然后亲子之间就开始互相推卸责任,模糊了边界。

孩子出现了内疚,家长该怎么办?

首先,家长自己要会处理自己的内疚情绪。

成年人对待内疚的态度会被孩子习得并内化,变成自己处理内疚的模式。

面对自己的内疚,这些做法都不合适:长吁短叹、过度自责、迁怒他人、郁郁寡欢、逃避责任、过度补偿。

正确的做法就像我们健康内疚里面描述的,勇于面对错误、敢于承担责任,对事不对人,并建立具体改善的目标,你这些积极行为和乐观的态度同样也会被孩子习得,让他们更有效的掌控内疚情绪并进行消化,变为动力。

其次,避免利用孩子的内疚感进行控制。

尤其是这两种类型的家长:

暴力型:

面对孩子的错误非打即骂,或是讥讽嘲笑,甚至带有侮辱性的语言,这会增强孩子的不健康内疚,陷入恶性循环。

不管是行为暴力还是语言暴力,都会给孩子带来两种直接感受,第一:“我是错误的”,这会加重孩子的内疚感;第二:“我只有做好才不被惩罚”,这种感受会让孩子屏蔽掉自己真实感受,把“做好事情”作为是否被喜欢的标准,自己本身是不值得被关注的,这很容易导致情感隔离,压抑掉本就内疚的负性体验。 

暴力型家长利用了孩子的内疚感,让孩子臣服于自己权威下,此时孩子内疚的后面是恐惧,恐惧的后面是愤怒。

牺牲型:

现实中这样的父母很常见,只是他们往往意识不到,而且还以为就应该如此,也的确为牺牲了自己很多需要。

比如孩子想洗洗衣服,妈妈会说:“不用你洗,把作业做好了就行”;孩子看到爸爸一脸疲倦回到家,放下书本给爸爸端杯水,爸爸会说:“真懂事,快去复习吧,考个第一名爸爸比什么都高兴”;过年爷爷奶奶边给孩子压岁钱边说:“等你考上了重点中学我们就给你更多”……

这时候孩子往往回到自己房间,拿起课本,或者在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因为在他心中已经有了内疚感,他必须要去补偿让自己内疚的那个人,孩子为了缓解内疚的折磨,做出了努力学习的行为或决定。

他为了让爷爷奶奶高兴,为了让父母不那么辛苦,能做的似乎也只有学习了,而此时,孩子已经被控制了。

牺牲型父母传递给孩子的信息就是:“你要报答我”,孩子就会因为一点点失误产生强烈内疚感,从而启动讨好模式,而讨好的背后则是委屈与愤怒。

最后,这样的态度会让孩子积极面对内疚感:

第一, 对事不对人。

第二, 先理解孩子,要知道孩子的情绪是合理的,比如我会对游戏室的小女孩说:“我知道你很难过,你也许正在想怎么解决这个难过呢”

第三,提升孩子自主能力,比如让他知道凡是都有两面,都是可以区别对待的,比如我会对女孩说:“打碎了瓷娃娃是犯错误了,但是这个错误并不是故意的”

第四, 引导孩子承担责任确定目标。“你能想到让妈妈再买一个瓷娃娃真的很棒,我知道你在努力想办法”

其实,内疚的孩子往往是知道怎么办更好的,孩子常常可以在和家长的交流中完成对内疚痛苦部分的处理,同时在交流中找到进步的方向。

你好,我是冰千里,私人执业心理咨询师,重度孤独爱好者,主攻亲密关系。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冰千里

也欢迎投稿走心专题《疗愈写作》

文章评论